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网站公告  

  刀削面机器人发明人,河北阳原人,现担任本公司的技术总监,管理库房生产和研发,我们将为您提供最满意最实用的产品!

    北京鸿芳基业科技有限公司地处北京市丰台区总部基地,现有员工50多名,本公司是一家研发、生产、销售于一体的企业,公司主要生产的产品是刀削面机器人。
  公司坚持发展是硬道理的企业理念,坚持科技是第一生产力,坚持质量第一,信誉第一,服务一流的经营理念,勇于创新,崔润全研制的刀削面机器人已申请了国家专利,为使产品能更加的完善,让客户更加的满意,崔师傅正在对该产品进一步研发中,使本公司的产品科技含量始终保持或领先于同行业的先进水平,发展到全国各地...

产品分类  
刀削面机器人一
刀削面机器人二
刀削面机器人三
刀削面机器人四
联系方式  

公司名称:北京鸿芳基业科技有限公司
地  址:北京市丰台区科丰桥南企业总部海鹰路9号院金汤大厦
电  话:010-83682352
              010-63736199 
              010-83682139
崔师傅:13366565995
QQ在线:2219637137 2430542205
            2676697911 937559811
            1330862483 1340809868
企业邮箱:[email protected]

企业新闻  
被刀削面机器人放大的命运
[添加时间] 2012-11-8 [访问量] 1956 [返回]
您的位置: > > > >

http://www.sj998.com 2012-10-15 13:59 商界 复制链接

商界导读:现实,让崔润全逐渐放弃了最初的简单纯粹。从某种程度上说,这亦是中国草根发明人的集体悲哀。

□文/记者 杨晓舟

聚光灯似一把双刃剑。它成全一位草根发明者的好运,让他从偏僻小镇来到偌大北京,从拮据得只能在鸡舍做试验到成为一家拥有50多名员工的公司的技术总监,他心中所想,貌似在一步步实现。然而一路狂奔中,过炫的聚光灯也让他困惑、迷失。

一边是回不去的自己,一边是越来越偏离初衷的未

清贫岁月

崔润全是不久前爆红网络的刀削面机器发明人。他的机器不仅在国内热销,还收到来自日本、新加坡、俄罗斯的订单,而这一切都是10年前还在养猪的他不曾想到的。

2002年,家住河北阳原,只有初中文凭的崔润全向邻里借了6万元,在自家地里盖起鸡舍、猪圈,准备发展养殖业。在向面馆收泔水代替饲料的过程中,他接触到一个做刀削面的师傅,由此得知,师傅的待遇非常好,餐馆不仅管吃管住,每月还给2500元工资。

——看来开面馆很是挣钱,不仅如此,要是能发明一台机器代替人工在面馆里削面,岂不能省下刀削面师傅一年大约五万元的支出,归自己所有?

崔润全并非完全异想天开。在清贫的生活中,钻研机械、搞点小发明是他的唯一爱好。

他家附近的废品站伙计都知道,多年来,崔润全有一个雷打不动的习惯,就是每周去附近的废品站转转,量体裁衣,视当时手上的钱多少,买一个或多个他当时懂或不懂,总之让他感兴趣的旧零件回去。

因为贫穷,他不能给儿子买店铺里昂贵的衣服,索性低价购进台二手缝纫机,自己剪裁做衣服。后来,正是缝纫机的踏板给了崔润全制造刀削面机器人时,滑动手臂的灵感。

因为贫穷,之前压根没碰过车的他,学别人倒卖改装车。1300元购进一辆濒临报废的奥拓,把里边耗损部件一个个取下换上新的,坏车变好车,可以卖4000元。更重要的是,机器人的削片构想就来自改车过程中,崔润全对雨刮器原理的研究。

2007年冬天,自觉设计、材料都就绪的崔润全,开始了刀削面机器人制造。怕妻子说他不务正业,他只能躲在鸡舍里搞研发。彼时北国隆冬,室外温度可达到零下二十度,而鸡舍里没有暖气,与外界阻隔仅为一道竹篱笆,以至于崔润全最多工作两小时就不得不站起来,围着鸡舍狂奔取暖。待四肢没那么冷后,他又一头扎进研发中。这样的日子崔润全坚持了整整三个月。

如今再回想那段岁月,崔润全说:“那是我人生中最幸福的三个月,简单纯粹,为自己喜欢的东西奋斗,不像如今,要担心自己收入,要琢磨产品市场,外在与内在的压力交织,喜欢的事也仿佛变了味儿。”

三个月后,机器人制造成功,在考虑机器人外形时,儿子向崔润全推荐自己喜欢的奥特曼。这独特的外形也成为日后刀削面机器人的最大噱头。

“凡心”大动

践行制造机器人的变现初衷,崔润全与妻子在阳原最繁华的地段支起一个面摊,用机器人削面,围观的人气很快转化为销售额。

当时面摊一天可稳定销售刀削面200碗,按每碗赚一块计,一月能挣6000元。但即使挣这么多,也有人说崔润全傻,原来崔润全坚持面摊只营业早上6点到10点四个小时,10点以后,崔润全要去做他另一份收益较低的工作,安空调。

为什么这么傻?崔润全说,他热爱钻研机械,为与机械为伍他可以少挣钱。按照当时他的人生规划,挣钱不在多,只要足够与妻儿在家乡衣食无忧地生活一辈子就行,赚钱之余,能玩玩机械更好。

这时期的崔润全抱负有限,想法简单。直到2008年8月的一天,老家县里电视台突然找到崔润全,说要给他的机器人拍一段节目短片,拍完后,还放上了网。此后,崔润全的人生被完全改变。

机器人短片放上网后不久即引发众多媒体关注,崔润全第一次尝到做“名人”的滋味。

随后,一个叫朱有军的人找到崔润全,说看到他发明机器人的消息很感兴趣,打算邀他去北京做批量推广,月薪5000元,年底可分红。

老实说,单凭薪酬打动不了崔润全。当时,崔润全挣着面摊和安空调两处收入,月入已经过万元,至于朱承诺的分红,他以一个农民的朴素心态觉得,没见到钱都不算数。

但他还是心动了。去北京?在此之前,崔润全觉得自己一辈子就这样了,他甚至还有点自卑,自己只有初中文凭,发明家的梦也许做过,但都是转瞬即逝。朱的出现却让他的内心开始有了以往从未有过或者说不敢有的很多向往:机械人批量制造能不能打开一片市场?

我能不能也像其他外出发展的同乡一样混出名堂?

当然,此时他依旧务实——崔润全评估了下,5000元也能满足生活。

这里还有个小插曲。朱有军是14号来的崔润全家,在得到崔润全首肯后,朱回到北京打点,允诺16号来接他。谁知就在15号,从山西又来了个人,也说要请崔润全去搞技术,并且,对方开出的薪金是朱有军的两倍。见利忘义?崔润全过不了自己这关。他最终还是去了北京。

不过,这么多人看好,无疑让崔润全对来到北京之后的一切,有了更大期待。

走还是留?

以义气为重的崔润全扑向他梦想中的北京。不曾想一落地,他就发现现实与想象不一致,他得知,去家里找自己的人原来并不是北京公司的一把手,掌握公司大权的另有其人。

这不是欺骗吗?但崔润全转念一想,自己只管机器人的技术与制造,不懂市场,也不关心销售——这些都要靠公司去做,从这一点上说,公司的老板姓不姓朱没那么重要。给谁打工不是打?

2009年,崔润全配合公司所说的战略安排,把自己“雪藏”于媒体之外,专心致志搞产品升级。升级包括,原来的机器人外形因为儿子喜欢崔完全照搬奥特曼制作,现在产品要量产,为了规避侵权,崔润全做了微调;而内部的线路将重新设计。

没想到与此同时,借由第一波刀削面机器人宣传的传播,从2010年下半年开始,市场上开始出现山寨机器人。更令崔润全吃惊的是,公司老板竟然还背着自己从河南请回了一名做“山寨机”的师傅。

这又是为什么?后知后觉的崔润全不得不面对复杂的世事。

稍早前,公司第一批刀削面机器人问世销售,业绩不错。原先说好的分成方案,朱有军和崔润全都有份,但当真的见到收益,老板却反悔了。因为担心朱用崔润全在机器人技术上的“权威”要挟自己,遂请来河南师傅将崔润全一军。

这不是把自己当猴耍吗?再加上周遭人的怂恿,崔润全更觉得自己不得不争了。于是,他跟老板扯起皮来。

面对老板的强硬态度,崔润全不是没想过一走了之,还回阳原过以前的生活。然而,不等这个想法站住脚,崔润全就先否定了它。直到此时他才发现,自己其实早就回不去了。

多年来媒体的持续报道,已经让他的内心起了变化,他自信心不断膨胀,就像他偶尔想的——“或许我也是个名人了”,“名人”不甘心再回到骑车半小时就能走遍的小镇过那种脚踏实地的生活;另一方面则是面子,如果说媒体报道在老家那种小地方影响甚微,但当年他被请去北京这件事,却是左邻右舍都知道的,当时还有人说“崔润全去北京赚大钱了”。不能不衣锦还乡啊,崔润全想。

最终,老板的言而无信,把崔润全与朱有军二人利益捆绑在一起。很快,朱有军出走公司,崔亦跟随之。

老板没想到,崔润全不仅是公司免费的广告招牌,还是媒体认证的正宗。在得知崔润全离开公司的消息后,公司制造的机器人立马从行货变“水货”,加之“山寨机”师傅只会模仿,没有再给机器人升级,客户渐渐不再光顾这家公司,公司的机器人生意陷入沉寂。这是后话。

更重要的是,经此变故,崔润全觉得自己的机械理想被利用了。他想,理想这东西,看重的只有拥有它的人,别人看,或觉得是傻,是容易利用。

——某些东西在悄然变化。

再出发

2011年10月,崔润全接受朱有军的邀请,加盟其新成立的公司担任技术总监。朱承诺,公司将用绝大多数的资源用于机器人制造与推广。听上去,崔润全似乎又能回到他喜欢的技师位置上。

但这一次,崔润全想得更多。他清晰地在心里定了个目标,到年底分红,自己至少该拿10万元。为此,在申请刀削面机器人的专利时,崔润全甚至宁愿放弃自己的署名,转而赠予朱有军。他说,北京几年,他明白了,在中国,专利什么的不过是张纸,带不来什么,重要的是钱。

——现实,让崔润全逐渐放弃了最初的简单纯粹。从某种程度上说,这亦是中国草根发明人的集体悲哀。

新公司成立的头半年,销售额一直平平,客户要么是从前一家公司跟崔润全过来的回头客,要么是回头客介绍的新客户。直到今年8月,多年前的视频再被挖出,并制作成140字的微博,微博写到:奥特曼不打小怪兽,改行做刀削面了,中国农民崔润全发明奥特曼外形的刀削面机器人,每小时可削面200碗,工作10小时用电仅三度,售价1.4万元,比雇佣师傅更划算。一则看似平常的微博因为姚晨等大V转发,而后大批媒体官微跟进,一度成为当天微博的搜索热词。崔润全和他的刀削面机器人彻底火了。

崔润全所在公司的刀削面机器人销量一路走高。近一个月的机器人销售是以往数倍。

崔润全说他不会上网,微博于他是一个遥远的世界。尽管如此,过去的一个多月,他的生活却被从那个世界传来的影响力真切改变着,最直接的,是媒体采访蜂拥而至。朱有军告诉记者,未来一个月,崔润全的行程已经排满,成都美食节开幕式、山西卫视、半岛电视台、西班牙电视台等电视节目录制连轴转。

就在与记者见面这天,我们的采访刚结束,崔润全就被另一家媒体接走,明天一早还要赶往另一个城市。有随行的人打趣——这分明就是明星赶通告的架势啊。

崔润全还能安心做他当初最想做的研发吗?

或许崔润全已经管不了那么多了。他很开心,他说他最想要的就是机器人销售火爆劲头再持续几年,他就可以拿了分红“衣锦还乡”。

但是当记者问他,“后悔来北京吗?”这时候,崔润全犹豫了。沉默片刻,他告诉记者,“后悔。如果当年不出来,呆在阳原,或许我的面摊已经开分店,甚至开去了邻县……”

——岁月流转,那个5年前,坚持只开摊四个小时的崔润全一去不复返了。

编 辑 彭 靖[email protected]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文章来源
文章转载自: []
本文标题:

CopyRight © 2012 北京鸿芳基业科技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vered
技术支持: 【管理入口